七叶重楼.

温馨三十题 下 cp谛君谛

后十五题√
可能偏向君谛
这cp好冷啊好冷啊怎么办
(泣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6、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。

地震……

老君表示有他在蓝溪镇怎么可能地震啦。

——不过抱一抱也不是不可以……

17、亲手剪发。

谛听捋了捋老君脑门前浓成墨色的青丝,帮他梳到了耳后。

“在下帮您修一下吧,头发遮眼了。”谛听从一个小箱子里掏出了一把剪刀,盯着老君的额头想着如何下手。

老君瞅了瞅剪刀泛着寒光的刃边,笑着说道:“呵呵,谛听你真是……什么都会啊。”

“老君谬赞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18、我回来了。

“我回来……”了。

只脚踏进门坎,语未毕话就生生被它的主人拦腰折断。

谛听在撇头看到熟睡的某神后,刻意放轻了脚步走进老君阁。他把手上提着的袋子轻轻放下,还顺手按住了那几只不停闹腾的狼,待老君阁重归于静时才起身。

对面的电视机还是开着的,而老君就这么睡在旁边了,估摸着是看电视看累了吧。

带着自己的猜测,谛听走上前去伸手关掉了电视机,又蹲在了老君的身侧用枕头垫高了他的头还顺手扯了一张小毯子。

轻手轻脚地做完这些后,谛听也躺在了那人的身边。

19、偶尔蹦出的粗口。

老君盯着电脑屏幕。

谛听看着手机屏幕。

“我[哔——],夭寿了,我的游戏记录竟然被打破了?来谛听我们一起……”

“不,在下拒绝。还有,老君请注意您的言辞。”

20、只有一件单人房。

“那什么……谛听——别去你房间了,今晚跟我睡吧。”

闻言,准备推开自己房门的谛听停住了脚步,放下手回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房间被我堆了点东西,回头收拾好你再睡回去。”老君有些心虚地绕了绕头发。

“老君阁不可能就只有两间房……”

“停,我就我问你跟不跟我睡?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21、在原地等待。

谛听觉得老君那压根算不上是原地等待,说是坐牢还差不多。

只不过离刑满释放还差得远就是了。

22、Yes,I do.

—— Would you like to marry me, dear?
——Yes , I do.

“老君。”

“嗯?”

“少看点那些没营养的电视剧了,过来帮把手。”

“哎好————等等这集马上就要放完了。”

23、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。

老君关掉手机屏幕转过身时,对上了一双浅绿色的眸子,没有高光的眼眸看起来很淡漠,但深知对方性格的老君只是笑笑不说话。

“谛听,刚刚罗小白跟我说他们明天来这玩啊。”老君的语气明显地带上了一丝愉悦。

“嗯。”谛听从老君手中拿过手机,把它放到了一边,“老君您早些睡吧。”

末了,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晚安。”

24、视频通话中熟悉地笑容。

谛听手指划过屏幕,同意了对方的视频请求。

“谛听,你到了吗?”那人出现在屏幕里,语气隐隐的有些激动。

“快到了。”耳边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浪潮扑打在地上的声音。

眼前熟悉的脸庞开始露出笑容,说道:“那就好,蓝溪镇的水我可是看腻了啊。”

25、海湾吻痕。(这啥玩意……)

“到了。”谛听步行来到海湾。

“嗯,把镜头转到海那边去吧。”说完老君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那什么……你先把领子拉高一点……”

“??”神兽式懵逼。

26、翻阅过去的相册。

老君阁里有着几十本相册,里面的照片上没有一张是有人物的,满满都是世界各地的风景照。

那是谛听亲手拍下来带回给某个人的。

——你所触及不到的世界,我可以带回来给你。

27、雨后日光下的河。

“下雨了?”

正在擦窗户的谛听看见窗外的河面上泛起了圈圈涟漪,便回头问老君。

“嗯。”老君点了点头,走到谛听身旁将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,半眯着眼睛说道,“这儿的景色可是比得过江南烟雨的,好好欣赏一下。”

外头窸窸窣窣的雨点有的落在红瓦上,有的打在交错的枝桠间,有的则隐没在流水中,带起一圈涟漪,然后顺着水流向着远方而去。

28、带你远行。

“谛听,我们一起去旅行吧。”那人向他伸出了手,背光的身影看得不尽真切。

“行,只要您老能踏出这老君阁的门坎,带我去哪都成。”

29、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。

“……老君您漫展要的东西都买好放心吧,打长途话费贵在下先挂了。”

说完谛听就动了动手指,将今天接的第十一个电话给划掉了,随后松了口气。

30、百年后用时间见证。

百年啊……

老君看了看书架后拿着鸡毛掸子正在除尘的身影,愉悦地开始逗那三只蠢狼玩。

这样这场景在回忆出现了千百次,周围无比安静,却又很适当地有些自然的声响。

窗外的流水声,枝叶摩擦地飒飒声,鸡毛掸子磕到边角时沉闷的撞击声……岁月静好这个词体现在每一个缝隙里,平淡得让人生不起厌烦的情绪。

老君缓步走到那人身后,呼出的气流轻轻打在他的脖颈间。

怎么可能只有百年嘛……

完全不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嗨哟这排版能气死我……

温馨三十题 上 cp谛君谛

先上十五题吧……
可能会偏向君谛。
这cp冷到变种啊——有小伙伴愿意投喂吗吗吗吗?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、一杯可乐,两只吸管。

      “不喝。”

       谛听第四次拒绝了老君的可乐,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喝起来辣嘴巴的饮料卖点在哪,以至于老君每次让他带这种碳酸饮料都会提醒他拿两根吸管,即使谛听一次都没有喝过。

      于是老君就养成了直接用两根吸管喝可乐的习惯……还挺爽的。

      ——都是老年人了为什么不多喝点茶呢?

2、睡着的猫和他。

      昨天罗小黑被皇受烦到来老君阁过夜了。

     然后就没然后了。

3、迟到五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迟到了,电影已经开播五分钟了。”苍老的声音在昏暗且在不停变化的灯光中游荡,老君身上宽大的袍子将坐着的蒲团盖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谛听承认了自己的过错,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惩罚,随后直接坐在了老君旁边,电视屏幕发出的光映在两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谛听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君会提议一起看个电影……反正答应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惜了,明明去电影院看是最好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叹了叹。

4、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一个又不用打扫卫生又没有任务的一个下午,谛听决定打个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融融的阳光透过小窗打进来,落下一片温暖,呼吸之间充斥着令人舒适的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倏而谛听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什么触碰到,他睁开了眼睛,对上了一双浅藏蓝色的眸子。

5、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?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君,床单要什么颜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闻言老君回头看了过来,打量了一会儿笑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绿色的。”

6、领带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领带?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这玩意儿怎么可能有。

7、“我忘了拿浴巾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谛听——帮我拿一下浴巾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您老神仙自己变个法不就行了吗还非要别人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面无表情地将毛巾递了过去。

8、早安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安吻?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。谛听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概老君最近又看了些什么不明所以的电视剧吧。

9、永不忘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手机号码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千里传音能搞定的事干嘛要那么麻烦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一边想着一边记下了那一串数字。

10、不得已的大扫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每个月都要搞那么一到两次大扫除,把老君乱放的东西都摆好、除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办,本子,漫画,轻小说,缠绕的数据线和耳机线……诸如此类的宅男必备物什被凌乱的撒在地上,谛听每次收拾都要花上一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老君选择继续打游戏,大扫除这种事情交给谛听准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还有三只狼嘛是吧。

11、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——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罗小白。”在谛听刷手机的时候,两只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错了。”刚才的萌妹音瞬间变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扒下覆盖在眼睛上的两只手,回头一看,看到了老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声音是可 以变的么么哒☆”

12、路灯下亲吻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对情侣是谛听在路灯下看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时天正朦亮,路灯落下的光并没有在地上很清晰的描绘出他们拥吻的影子,只是淡淡的在他们身上覆上了一层金色,柔和的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默默地拍下这一幕并分享给了那个人——他不想一个人吃这一口梗死人的狗粮。

13、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整理完一堆书从一堆高大的书架背面钻出来后,印入眼帘的第一眼就老君抓着自家狼的爪子正玩得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且抓的方式还是……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到这谛听的第一反应就把狼从老君身边抱走,正准备转身就听到身旁传来说话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谛听,你也想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了。”

14、二重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二重奏……谛听回忆里没有这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惨烈的双人游戏。

15、哭泣时覆上眼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离别……离别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在漫长的生命中除了离别还有什么……啊?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谛听……谛听?醒醒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从少有的睡眠中被唤醒,方才紊乱的梦境现在可是一点都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老君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君藏了藏濡湿的袖口,露齿笑道:“妖都又举办漫展了,你去帮我带点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谛听神情恍惚地记下了一堆清单后,一直存在的压抑感早已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漫长的生命中还有什么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陪伴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……这样吧√